一条被遗弃的白熊狗的最后10天

向下

一条被遗弃的白熊狗的最后10天

帖子 由 梦随峰飘 于 2008-03-06, 20:14

我很喜欢动物,因为他们是区别于人类的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的生命,但他们一样会动,会呼吸,会有喜怒哀乐,会有感情,可为什么在有些人如此珍惜他们的生命的同时,却有另外一些人如此潇洒,对待他们的生命高兴时挥之既来,不高兴时挥之即走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?

下面是转自别的论坛的一篇文章,看了很感动。


一条被遗弃的白熊狗的最后10天


故事从这里开始:1月29号,我在惠鑫公寓楼下拣到一只生病的大白熊狗。




我看见他带着项圈,是个很消瘦,毛色不好的公狗,虽然瘦,但他身上很干净。




我看见他在我的门口喝地上脏水,而且显得很虚弱。



我们门口的保安很善良,拿来链子把他栓起来,他一丁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,看的出来,他一定很信任很服从人。 我回家给他拿狗粮,他一口都不吃,后来换妙鲜包,他吃了,原来是个谗嘴巴。






他在村里晒太阳,但看得出来,他没力气,懒懒的样子。 过了一会,他就把刚吃的牛肉吐出来了。




我想牵他去医院,可走了几步就趴地上说什么也起来。估计很怕被杀了吃肉。 下午我找到好朋友孙亚兰,尽管她平时特别怕狗,还怕毛,但听说是救狗,马上就来了。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不远的迪爱丝医院。






结果出乎我的意料,医生一眼就认出,这条狗曾经来过这里。 就在昨天,他的主人曾带他来测过狗瘟和细小,查出是狗瘟早期,但并不想给他治疗,在医生的好说歹说下,打了些消炎的药。 孩子是大白熊犬,6个月,名字叫笨笨,拉血都有5天了。 结果一问价钱,医生说,这么大的狗,一天的费用要500多,最后和老板商量,他也知道我确实是拣的狗,给我优惠到一天400。 就这样,笨笨住院了。我们每天给他从家里送牛肉稀饭两次,但他吃的不多。





第一次打针,我就抱着他的头,根本没用嘴套。

我最受不了的就是看给笨笨打针,这么大的一个针管,一次就扎4次,还不算小针。 开始,他并不吭声,可到第三针,他哇哇大叫拼命挣扎,最后的一针扎了几次,说什么也没打进去。 其实他的力气很大的。

最后,这针还是留到晚上打的。 那天晚上,他把我家特粗的绳子给咬断了,医生又给他换了条铁链。 看病花钱都没关系,就是看不了这样的场面,他拼命的挣扎,我们揪心,但这个罪是躲不过去的,一定要挨这个针,要救命的呀。 一天过后,他没有再拉血。 每天带他出来晒太阳的时间,是他最开心的时候,医生说他状况转好。 后来的几天,每次给他送饭,成了我们和笨笨最美好的时光。

要不是我家还有两只狗,真想把他带回家照料,但没办法,只能让他在这里住院。 每次离开的时候,他都很不愿意进病房,而且,看见我要走,就一下子扑上来,用大爪子抱住我,就象个任性的孩子。 每次都要和他商量好久,安慰他半天,才离开病房。 刚出门,就听见他撕声裂肺的号叫。 第三天,针还是要打那么多.看笨笨打针真揪心。 我爱咖啡也来帮助给他打针,四个人,象杀猪一样按住他,才打完所有的针。 针一打完,他就瘫软的躺在地上。 所以最近,我看见养狗的就说,千千万万要给狗狗打疫苗,一旦染病,费用是免疫费用的N倍不说,孩子太遭罪。我不想在这里谴责谁,原来的主人要是给他打疫苗,今天他何至于这样痛苦。

每次打完针,都要出好多血,估计针头太粗。




病情越来越好,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深,他开始和我亲热,拥抱,那劲头可大了,推都推不开。 开始我试过让他坐,握手,但都没反应。四天后,我发现,他其实会握手,但不管谁叫他握手,他都把手伸给我。 整个医院的人都笑死了。




后来,笨笨和我们一起出去的时候,开始经常性的耍赖了。 到了想玩一会的地方,他就一屁股坐下。 不想去的地方,他就和你玩拔河。




尤其是要带他回医院,那是180个不愿意。




无论我们和他怎么商量,威逼,利诱都用过了,他都不买帐。 后来,我把链子往地上一扔,说:不要你了。转身就走。 他马上就跟上来,乖乖的。 可怜的孩子,是给扔怕了。




看他好转,非常开心,但看他继续这样打针,真觉得太残忍。 4天大计量的针剂治疗,也花出去快两千元了。经网友介绍,我认识了一对救助流浪狗并一边做家庭狗医生的菩萨夫妻。 这个象妈妈一样的大姐,就是深圳有名的,为救狗家徒四壁的清风慕兰。




这个是所有流浪狗的爸爸,大姐夫姚哥。他抱的狗是他们救下的狗阿扁。这个孩子最大的特点是喜欢抱,谁抱都行,怎么抱都可以,多长时间什么姿势都可以。一句话,就是喜欢抱。




这孩子也是他们救的,养这个瑞士国狗的原主人对他们夫妻说:你们不要,我就毒死她。 后来她被治好了,叫娜娜。




这个哈士齐叫闹闹,不停的闹,大人在屋里关门说话,他就一下揣开门,但不进来,伸着脖子往里看。




笨笨(给大白熊新起的名字)每次在我们去医院看他的时候,都拼命的往外冲,带他散步以后,回医院要拖回来。 但进入这个家庭,就马上快乐的融入新伙伴当中,我后来去看他,已经对我不那么热情了。 夫妻两个特别喜欢笨笨,说所有见过的狗,没有这么乖的,最后总结了一个原因,就是原主人可能经常打他,把被他打得很怕人。 笨笨刚来时抱他上沙发上,他就下来,后来爸爸几次抱上去,安慰他不怕,他才敢睡沙发的。后来他就特别喜欢这个沙发,整晚的不下来。




大姐做的狗饭笨笨很喜欢吃,从拣到他,就没看见他正经吃饭,我一直特别担心,狗瘟不爱吃饭就很难治。我做一小碗他还剩,吃完可能还要吐。 在这里可以吃一大盆,后来几天,也不拉血,也不吐,也不发烧了。 这个沙发就属于笨笨了,人家的阿扁都得睡扶手上。




后来的几天,我也没每天去看了,看他那么开心,精神恢复的那么好,我觉得没什么问题了。 可是,前天,他突然发烧,我去看他的时候,他呼吸的声音象个哮喘的老头,很吃力。 点滴也马上恢复大剂量。




鼻子滚烫,完全没力气看我。它的眼角还有泪水,不知道此时它在想什么




一直到深夜才打完三瓶水,他缓缓的从沙发上挣扎着下来了。



刚走到门口,就吐了,吐的全是水,好大一片


这个晚上,闹闹一次一次揣开门,不安的在外面张望。




烧退了,但他冷的发抖,大姐又给他盖了毯子。



兰姐忙给他打针,防止他再次呕吐。 此时已经是凌晨,我们告辞了。 半夜4点多,我被电话铃声惊醒,大哥在电话里什么都说不出来了,只是不停的说:静茹,对不起了。 第二天中午,当我看见他的时候,他安详的就象一个熟睡的孩子。 大姐把自己的衣服给他盖身上,一定很担心他晚上冷。

他喜欢的沙发,他原来主人不允许他上去睡觉的沙发,现在可以一直睡在上面了。


圣博纳神情忧郁一直在他身边转,还不时的闻闻他,好象在等他醒来。



阿扁在另外一个沙发上,沉默,安静,没有要求拥抱。


闹闹从来没有过的安静,守在他旁边。




剩下的半瓶水,象时钟一样记载着那个时刻。




大哥神情呆滞,两个眼睛红红的,话很少,一个劲的抽烟。 大姐在房子里不肯出来见我。




他说他们无能,以后不想再救狗了。 我看见他的眼镜片上,还有泪水。




因为知道他们一晚没睡觉,我们在第二天中午才去看笨笨的遗体。我们抚摩了笨笨,看完最后一眼后离开,笨笨嘴巴里开始留出鲜血。 孩子是等我们呢,我们来了,他才肯走。 大哥把笨笨埋在他们死去的爱犬猪头的安息地,在笨笨身边还埋了一包火腿肠,怕孩子路上饿。 我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,留下了最后一张照片。 太阳照着我的笨笨,不,是照着我们的笨笨,这对夫妻真把笨笨当自己的孩子看待。


从深夜接到电话知道狗死了,我没哭。 来看笨笨最后一眼,我也没哭。 埋笨笨,我也没哭。 尽管我们没能救活他,但我不难过。 这里是狗狗的乐园,每次来,我看见他有伙伴,有新爸爸妈妈日夜的照顾,妈妈每天打针的时候都鼓励他,安慰他,晚上和爸爸妈妈睡一个房间。 但回家后,我看见了清风姐姐给我的留言,我实在忍不住,哭了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静茹,对不起!我对不起你对我信任!我对不起笨笨!是我们无能,没有把笨笨从死神手上夺回来.我没用,我该死!真的没想到,一天的时间就让笨笨的体能消耗到尽头.是我的错,是我的错,不该看着笨笨一天天的好就得意忘形,让他吃了点鸡汤,造成他呕吐发烧.我是送走他的间接凶手! 对不起对不起!!!真的对不起!我现在看着笨笨就想哭!!!!!!我一直在想是不是他睡着了,有意不理我?是不是他累了,小睡片刻?但是这一切只是我想的,事实已经不可能了,笨笨走了,永远永远的离开我们了! 对不起!

看完这个帖子不知道大家怎么想,不是有一句话叫落花无情人有情吗?难道除了常常被称为地球主宰的人类之外,其他的生命就真的这么轻如鸿毛吗?我想问问大白熊的主人,假如这只狗是你从小待大的,在他最需要人帮助鼓励的时候,生为他的主宰的你难道能做的就是这样丢之任之抛之弃之吗?就算家境不济,难以负担昂贵治疗费的话,难道你连送他最后一程的态度都没有吗?大白熊不会恨你,因为对他来说你永远是他的主人,不过,我想他的最后十天应该是最温暖的,因为有两个真正尊重他生命的人陪他走完了他的生命。

_________________
avatar
梦随峰飘
乡长
乡长

帖子数 : 117
地点 : 长春
注册日期 : 08-02-08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